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維也納的垃圾箱

維也納的仲夏,日長氣爽, 綠肥紅瘦。迷人的去處頗多:名園古宅、河濱湖畔、層層疊疊的大森林、多彩多姿的露天音樂會,即使小小的咖啡館也透顯出一股典雅的韻致。  
 
    然而,令我最感興趣,印象最深的卻是另一道風景線———維也納的街頭垃圾箱(筒)群。  
 
    說它是一道風景線確不為過。 那些綠色箱體像衛士般佇立在大樹下、馬路邊,默默無語,融入周圍的綠色環境之中。箱體是綠色的,帽子般的蓋 卻有紅、黃、綠、藍、棕、黑、白之分,醒目耀眼。如果背景是一家小院 的草坪,麗日下的色帽猶若樹花,亮麗多彩、相映成趣。   

    帽子的顏色標誌不同的功用。紅蓋箱裝紙類垃圾,黃蓋箱裝塑膠類,綠蓋 箱裝彩色玻璃,白蓋箱裝透明白玻璃,藍蓋箱裝金屬類,棕色的蓋箱裝植物類,黑蓋箱裝生活垃圾。  
 
    箱體上沒有令人生畏的罰款字眼, 也沒有“要愛護環境”的呼籲, 圖示 一目了然,給人以親近感。可能考慮到有時分類較難掌握,有的箱體上附有詳盡的文字,如在塑膠類的圖示下標有:廢棄的塑膠袋、包裝箱、裝洗 滌劑、淨化劑和淋浴液的塑膠容器;在裝金屬類的箱體上標有:罐頭盒、金屬殘屑、廢炊具、五金工具、電纜、易開罐、密封環、鋼管、鋼筋等。  
 
    垃圾處理是道難題,分類則是難中之難。散佈在維也納大街小巷的垃圾箱 群實際上是座垃圾分揀廠, 維也納人從源頭著手的處理方式應該說有點先鋒意味。   

    作為旁觀者欣賞風景是一種享受,但對營造風景的人來說就不那麼輕鬆。 與筆者比鄰而居的一位老太太每天都要將一些雜草和樹枝投入棕色蓋箱內,掉在地上的細枝碎葉也要彎腰揀起。我問老人使用這麼多的垃圾箱 是否麻煩,答曰:像穿新鞋走路,剛開始有點不舒適,慢慢就習慣了。聽著這些平平常常的話語,目睹老人平凡的舉動,我的思緒翻騰不已。是啊,當一種意識形成一種心境時,約束也就變為樂此不疲的自覺行為了。

    在美泉宮看到的一幅畫面久久激蕩著我的心扉,至今回憶起來仍歷歷在目:一個一歲半多點的男童手持雪糕紙投向垃圾箱,可能箱口高了點,他的 動作又有點稚拙,兩次都未將紙投入箱口,在媽媽的幫助下,小傢伙才高 興地完成自視的壯舉。我沒拍下這動人的瞬間,但男孩的認真卻長久地定 格在我的印象中。  
 
    維也納正因了這些從孩童到老人的自覺行為,因了那些無數散立街頭的垃 圾箱群,整個城市才樹綠草長,氣潔水清,琴弦上才流淌出沁人心脾的音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