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夢魘

空蕩蕩的小房子裏,沒有門也沒有窗,一片死寂。感覺周圍充滿著壓力,空氣像是要凝固了。似乎有一根無形的繩索束綁了我的手腳,胸口像是壓了一塊石頭。嗓子幹的厲害,不能發出一點聲音,頭腦還算清醒,卻沒有了記憶。
  “這是什麼地方?”我茫然、焦慮,沒有半點頭緒;我左半腦裏是水,右半腦裏是面,兩者本來相安無事,現在卻變成了漿糊。
  身邊像是多了一個人,是誰呢?仔細瞅瞅,看不清楚,那人像是很親切、很和藹的樣子,他的嘴唇在翕動,我卻聽不到他的聲音。一會兒那人變的高大了,面部表情也猙獰起來,他大張著嘴在向我吼叫嗎?四面的牆上隱現出一些人的影子,還有一些男人和女人的臉;他們有的在竊竊私語、有的在沖我詭異地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怪模怪樣的。漸漸地他們的表情也變的錚獰起來,同時有一種聲音充盈著整個房間,先是細細的,逐漸變的尖銳起來,耳膜有種被破碎的玻璃劃傷了感覺,很痛的。胸腔裏堵堵的,心臟像是要跳出來了。我感到了恐懼,“你們,走開!”我大叫。
  閉上眼睛,讓自已與一切的喧囂和恐怖絕緣。意念中自已長出了一對翅膀,揮舞著翅膀,我竟然飛了起來,並且無阻的穿過了看上去像是很厚重的牆。啊,我欣喜自已又看到了藍天、白雲和太陽。
  生存的壓力,激烈的叢林法則,隱形失業和資產變相損失,無奈的社會現象,錯綜複雜的利益群體,難以琢磨的人際關係……等等象一個個夢魘般折磨著現代人脆弱的神經。
        有一句話說的不錯的:“生命就像一場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及看風景的心情。”一語中的。用減法生活,學會給自已減壓,才能常樂。
返回列表